• 黄子韬工作室独立粉丝纷纷表示支持!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文物是文化的载体,也是不成再生资源。较之博物馆内收藏 侦察残缺的文物,一些散落荒野的郊野文物因缺少看护,近年来屡屡被不法分子窃取或毁损。日前,江苏省常州经济开发区检察院就审查了一起郊野文物偷盗案,嫌疑人马大志被该院以涉嫌偷盗罪提起公诉。 5人结伙“绑”走大型石雕 2011年10月,常州警方接到报案称,常州市武进区横林镇一间祠堂外的盘陁石不见了。警方经由考察,很快锁定了以马大志为首的5人偷盗团伙。 2011年9月的一天,马大志与一个做石雕买卖的伴侣饮酒聊天时听说,一些丢在荒郊野岭无人问津的石雕竟然身价不菲,在市场上也很抢手。一心想发大财的马大志一会儿“茅塞顿开”,因而联系了4个“情投意合”的伴侣共商偷盗之策。 经由一番策划,马大志一伙人开始举动。马大志亲身踩点,很快在泰兴市天星镇村头的一棵古银杏树下发觉了一对石孔。四处刺探之后,发觉这对石孔无人看管,马大志便招集另外4人,待更阑人静之时,驾驶电动三轮摩托车,用准备好的绳子撬杠等工具,协力把这对石孔“绑”走了。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验”,马大志等人的胆子越来越大,先后4次在宜兴市丁蜀镇武进区横林镇等地的市区荒野,偷盗后人石像门墩石盘陁石石孔等,销赃得款总计6.68万元。 被盗石雕竟为三级文物 今年夏天,马大志等5人陆续被抓捕归案。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被偷盗的石雕,看似散落荒野无人问津,经剖断后竟然局部是受庇护的国度三级庇护文物。得知这一了局,马大志等人悔不当初。 据承办此案的检察官介绍,此案中的被窃文物是郊野文物,属于文物的一种,多指分布于官方和荒僻罕见地域的各类文物形式,如残破的古墓葬古建筑遗址,荒野石雕碑刻等。不同于博物馆内的藏品,当地文物办理部门对郊野文物多数认识不清界定不明,在数目上也难有明白统计,加上郊野文物大多处于露天形态,难以集中,因而,对郊野文物很难做到业余办理和维护,在摸排监管上也非常匮乏。 “近两年,那些散落在市井郊外官方陌头的郊野文物屡屡被窃贼盯上,因为无人看管,被盗后经常无人发觉也无人报案,这类情况令人耽忧。”办案检察官默示。 看护郊野文物难在哪儿 面临这些散见于遍地,数目庞大而又形式多样的郊野文物,想要进行一致无效的管护绝非易事。 据理解,2010年,国度文物局专门下发《关于增强郊野文物保险事情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做好对郊野文物的办理和庇护。一些处所因为技防人防办法无限,为最大限度预防文物被盗现象产生,会只管将郊野文物搬离所在位置,找处所集中寄存留存,这一举动堪称费尽心血。然而,从庇护郊野文物的角度而言,这些石刻雕像头首方位底座摆放位置规模巨细以及雕刻线条的每一处细节都是有必然历史文化外延的,具有独一性和不成复制性,苟且挪移难免有破碎摧毁的危险。 针对郊野文物庇护的近况,办案检察官联合此案提出四点提议一是进步对郊野文物的注重水平,成立专门的庇护小组,增强一样平常看护和办理;二是对偷盗或破碎摧毁郊野文物的不法分子加大惩办力度;三是增强普法宣传,对此类案件公然审判,经由过程以案释法,让文保意识及相干法律法规不得人心;四是充分利用郊野文物,深化挖掘其内含价值,以晋升社会公众对郊野文物的庇护意识,激起社会力量庇护郊野文物。(陈文超)

    上一篇:西安村干部贪腐过亿两委会“沦陷” 基层反腐靠

    下一篇:锦衣华服的分寸